中飞租要闻

拥抱碳中和中飞租在前进

2021年3月29日

2020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宣布,中国力争于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中国的这一庄严承诺彰显大国风范,同时也是中国融入新时期全球产业链,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键决策。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是碳达峰、碳中和?
其实,这个议题早已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碳达峰”和“碳中和”里说的碳是指二氧化碳。大家都知道,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让地球好像穿了个“大衣”,致使温室效应、全球持续变暖,对生命系统构成威胁。因此,全球各国没少在这个问题上动脑筋。

 

 

“碳达峰”,就是指在某一个时点,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长达到峰值,之后逐步回落。
而“碳中和”,是在一定时间内,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碳捕获等途径,抵消自身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
也就是说,中国的目标是2030年后,中国每年的二氧化碳净排放量不再增加,到2060年前,要实现技术手段上的二氧化碳的回收量和排放量一致,使得净排放量为0,这就是碳中和。

 

 

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暖而提出的这一解决方案,已成为不少国家改善环境与气候问题的共同选择。从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到2015年的《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国际社会在联合各国达成全球减排协定上可没少下功夫。

我们究竟能排放多少二氧化碳?
根据最新的《地球系统科学数据》报告,2020年全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340亿公吨,相较于2019年的364亿减少了约24亿公吨。专家分析,这是因为许多国家因应对新冠疫情而实施封锁和限制措施,使得2020年的碳排放减少了7%,创下纪录。

 

 

过去的50年来,全球民航飞机碳排放约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2%。就国际航班而言,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排放量仅次于美国和欧盟,是第三大排放国、中国每年约占国际航空二氧化碳排放量的9%。
对于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的中国民航来说,碳排放还远没有达到峰值。在接下来的“十四五”规划当中,民航在保持行业发展的同时,也需平衡碳排放总量的控制,能否鱼和熊掌兼得,这是需要我们民航人积极探索的重要课题。

我们可以怎么做?
在环保减排的大浪潮下,航空业为了保持可持续发展,也都纷纷各出奇招。比如,国泰航空选择使用航空生物燃料,相比传统燃料,可降低燃料生命周期中所产生的碳排放达80%。再比如,国航实行的腹舱载运率专项工作,推动燃油效率的大幅提升,并且持续优化航班放行,通过有效控制返航备降、特殊条件航班保障、深化二次放行等手段节约大量燃油。

 

 

机队优化不仅直接影响航空公司的商业运营业绩,也对航空公司的燃油效率影响重大。航空公司的目标市场定位是机队规划的决定性因素,航空公司的机队结构一旦确定,其燃油效率水平也随之确定。作为专业的飞机租赁公司,中飞租一早就着眼于打造绿色机队,在协助航空公司不断优化机队结构、淘汰老旧飞机的过程中竭尽所能。

以绿色引领资源配置,我们一直在路上
中飞租审视市场需求,所订购的飞机均采用油耗更低的新型发动机,例如A320NEO系列。与150座安装CFM56-5B发动机的A320飞机比较,在提升发动机技术的基础上A320neo飞机还优化了气动外形,安装鲨鳍小翼、改善综合式阻力和重量。相比上一代机型,飞机每座燃油消耗比率可降低20%,噪声降低50%,可实现更加绿色环保的飞行。

 

 

根据国际绿能运输理事会(ICCT)2020年10月的最新报告显示,空客A320neo新型窄体飞机比较老一代机型的每RPK(收入客公里)碳排放量降低了30%-50%。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飞租的飞机订单中还有161架A320NEO系列飞机,可以充分支持航司客户对机龄年轻、技术先进的绿色机队的需求。对于中飞租而言,帮助运营商降低能耗、减少排放、缩减燃油成本、提高收益水平,让环保和增长两者兼得是中飞租的目标,也是所有民航人的期望。
除此以外,在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理念指导下,中飞租也积极在低碳循环经济领域进行产业链布局,力争通过低耗能、低减排、低污染的低碳经济活动来实现绿色经济的发展。

飞机也可以循环吗
没错,退役后的飞机经专业处理,占飞机重量98.5%的航材或零部件能够被回收再利用。一部分零部件经过维修、检测、认证后就可以重新被使用到飞机上,而其余的材料可做他用,仅有1.5%的材料需要进行无害化处理。
国家发改委在2020年1月1日起实行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明确将“退役民用飞机及发动机、零部件拆解、再利用、再制造”放在鼓励类目录中,飞机再循环产业作为绿色循环经济的实现途径收到国家的鼓励支持。同时,民航局也及时展开关于航空器拆解的资质认证,开启了中国飞机再循环产业的元年。

 

 

中飞租赁集团旗下飞机MRO服务商中龙欧飞有幸获得民航局颁发国内首张飞机拆解许可证,配合集团在二手飞机资产管理业务板块,完备的飞机后市场产业布局已就绪。伴随对退役飞机及其相应的实践、程序、安全及环境问题的日益关注,中飞租除了为飞机运营商补充更低油耗的新型飞机外,还可为其机队提供适合的飞机拆解、再循环和退役解决方案。截至2020年底,旗下两大飞机再循环基地已累计拆解了370余架飞机,为民航市场供应了可循环再利用的航材超过36.3万件;集团的四大平台,“飞机拆解和维修平台”、“飞机发动机和航材租赁平台”、“全球拆解和分销平台”以及“航空投资平台”,累积了丰富专业的运营经验,致力为推进绿色发展、延长飞机的生命周期持续发力。

 

 

循环再制造不是说说而已
不仅如此,中飞租的兄弟单位 - 集团旗下的中飞后市场有限公司位于美国的飞机循环再制造基地UAM,在不断探索和实践的基础上,全球首创实现商用飞机碳纤维材料循环再制造。UAM以商用飞机碳纤维强化高分复合材料(CFRP)为原料、使用3D打印技术制成的发动机支架。(下图所示)

 

 

在所有飞机结构原件中,碳纤维最难循环再利用。过去15年,行业始终没有找到将碳纤维重投工业的可行方案,以实现飞机完全循环再造。UAM工程技术团队成功突破这一难题,结合材料学和高级制造工艺,通过自有技术,实现了从退役商用飞机回收提取碳纤维强化高分子复合材料(CFRP),使其经循环再造后变为工业原材料,也可用于高级增材制造供应链,适用于汽车工业及各类需要高性价比碳纤维材料的制造业。如今,现代化飞机为了优化机体重量,近50%机体使用CFRP复合材料且使用率不断提高,该技术的实现可为飞机循环再制造和航空业可持续发展领域提供更多参考。

我们今日的作为将改变10年后的世界,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共同构筑人类命运共同体,势必是我们唯一的生存之道。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不仅是国家层面的战略方针,也是每一个单位和个人应该重视和为之努力的愿景,而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则是解决问题的基础之策。